重庆娱乐频道直播

不怕,而且一旦下定决心,不到黄河心不死,排除万难的要达到目的,因此,羊儿们虽然感情上不大细腻,但是他们在事业上会有所成绩,适合做开创式企业家的人。




































明丽答腔说:「欸!老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的年轻人宁愿听到人家说她很聪明,而不愿意听到人家说她不聪明只是很用功,如果你讲的是三明治的说法,那麽我听起来就舒服多了。 美国NOW的卵磷脂有买一送一喔~
原价900
现在算下来变得好便宜喔~
这家都是美国原装的
品质基本上蛮有公信力的 刚有参加人力银行的海阔天空首映活动

简讯马上就寄来了

应该名额都还有喔(1000位)

不过要填些人力银行会员资料喔

13sp/skysea/index.asp


你被“啪”的一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原来是挂在窗口的水晶风铃掉到地上摔碎了。凭直觉,你认为风铃最有可能是为什麽掉下来的

A、被飞过的小鸟的翅膀扇到
B、被楼下踢球的小朋友砸到
C、因为钉子松脱掉下来
D、被风吹下来
电话打到她姐姐那裡,她的姐姐也只是哭

并且告诉我说文欣离开我的决心已经下定,要我不要再去烦恼她了

8月以后,我终于放弃了再和她联繫,但心裡总是感到失落万分

9月,我接受了延缓一年的条件,继续留在德国学习、搞科研

日子一天一天静静地过著,离工作期满还差3个多月时

我终于忍不住了,匆忙结束了德国的工作

原来的家已空无一人,我向她姐姐家走去

当我敲开门,她姐姐一见到我甚至来不及吃惊,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们了呢!」

她拉著我的胳膊坐了下来

「是文欣命不好,就算你不要她,我们也不能说什麽.....」

流著眼泪,她对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我出国8个多月时

文欣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三个歹徒的强姦

第二个月后,她竟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对她不啻是重击过后的第二重打击

本来遭受污辱已经使她伤心难过得无法自拔

紧接著的怀孕使她更是痛苦绝望

她去医院想打掉孩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医院给她的结论是她因为先天性的原因根本不能够做流产

而且,即使她生过孩子之后....

她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孕,要生...也要等几年之后,还不能完全排除危险

文欣从医院回来的当天就在家割腕自杀

幸运的是那天她的姐姐不知出于什麽样的预感正好来看她

忙叫人送她进了医院

抢救过来的文欣情绪极不稳定

她不能听见人说我的名字,一说就哭闹著寻死觅活

直到怀孕七个多月后,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似乎认了天命,要做这个孩子的母亲了

文欣姐姐讲到这裡,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恍恍惚惚中,我才注意到了她家阳台上乱七八糟悬挂的各种各样的尿布

走进文欣的房间,进入我眼中> 的第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孩子

一个两个多月的女婴,眼睛闭得紧紧的,正睡得香甜

我盯著她看著,大脑一片混乱,孩子的鼻梁很低,这和我们都不一样

这突现的事实让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泪水再一次喷薄而出

就在这时,文欣进门了...一见到我,她就定定地站在那裡看著我

眼睛裡满是辛酸、愧疚、痛苦....
近两年的久别重逢,谁会想到出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我走上前去,满身疲惫地想拥她入怀,可是她躲开了

她用探求的眼神望著我,我重新拉住她,把她的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说:「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 室友回老家工作后
一个人在家好闷喔
自己在家宅打电动、上网
感觉快要得自闭症了ORZ
同是在外工作的游子们
没出门时都怎麽打发时间的?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 udn旅游休閒
 

台南/渔光休閒马场 海边享受骑马趣
 
 
许多人对骑马心生嚮往,

到南台湾享受沙滩骑马乐趣。

许多人对骑马心生嚮往,奇的说:「怎麽会呢?人家称讚你很会读书,我当然说:『不是啦,她天生不是很聪明,所以比较用功,别人读一遍,她得读五遍,才能和别人一样。

即使走在路上,我也总是低著个头怕撞见熟人

孩子在一天天长大著...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文欣所表现出的天然的母爱只能让我感到惭愧

我不喜欢见到这个孩子,随著时间的推移,我对她的厌恶越来越重

文欣给她起名叫点点,她让她跟了她姓,我能感到她的良苦用心...

*****************

转眼孩子已经三岁了...

平常,她叫我爸爸,但我答应得并不痛快

她似乎也感到了我是一个不那麽爱她的人

她害怕我,渐渐地我发现她叫我时似乎总是胆怯兮兮的..

能叫文欣做的事绝对不会来找我

我承认,点点一叫我爸爸,我的胃立刻就抽搐起来,类似痉挛难受异常

好在我的工作总是很忙,有无数的藉口可以泡在实验室裡

但是..奇怪的是,我的工作成绩并不好,甚至还不如以前了

这年十月的一天,文欣起床迟了

她叫住我,想让我去送点点上幼儿园

点点站在文欣的身后,小手拉著衣服,仰起脸企盼地看著我

几乎想都没想,我就皱起了眉头

那一刹那,我看见点点慌乱地低下了头,泪水含在了眼眶裡

文欣也注意到了点点的表情,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孩子抱在了怀裡

对我说:「我去吧,我去送她。

文 / 小Mic

Comments are closed.